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你好,歡迎光臨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網站  
            網站首頁關于我們新聞動態協會相關文件維權服務會員單位協會章程攝影作品資源下載留言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用戶名:
            密 碼:
               
            忘記密碼?點這里重設
                 新聞資訊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孫海洋郭剛堂彭高峰背后,被迫“蹭熱點”尋子的家長:僅50人在線,仍堅持直播
            來源:九派新聞 網易號 點擊數:894次 更新時間:2022/1/3 9:30:08

            直播間內,不過百來人,在評論區反復提問著大致相同的問題,李芳盯著系統的顯示,一遍遍說著“歡迎”,一遍遍答復問題,不愿遺落每一名進來的觀眾,也不肯冷落每一個發問。

            這是她開直播的第12天,也是其尋找兒子張洋洋的第8599天。

            李芳將她直播間的每一個人都視為自己找孩子路上的幫忙者,太隨意的直播是對前來幫忙的人一種不禮貌。一部手機,一個裝滿涼白開的水杯,場地就在家里的客廳,直播的設備簡陋,但每次直播前打掃客廳,將自己收拾干凈,甚至簡單的涂抹口紅。

            她做出直播的決定是從山東回來之后。2021年12月6日,電影《親愛的》原型孫海洋與兒子孫卓相認,引發全網關注,許多尋親家長從各地趕來,試圖借助熱點,找回孩子。

            相認后的第3天,孫海洋決定尊重孫卓意愿,開車送其回買主所在的山東陽谷縣上學。有媒體進行了全程直播,同樣趕去借熱點的李芳,無意間進入到了媒體的直播間內,受到此前尋親路上從未有過的關注。

            從漯河高速站上車的李芳,在短短的4個小時內,收到的線索和祝福,比過去任何一趟尋親路都多。

            11日,李芳跟隨媒體一同離開山東,在經過一晚的休息后,李芳做出了直播的決定。盡管第一次直播的在線觀看人數在50人左右徘徊,但李芳仍決定以后的每天晚上都定期直播,她堅信,只要直播開下去,就能多一份線索,多一份希望,就像過去21年來所堅信的一樣,“出去找,總會有用”。

            幾天的直播下來,賬號沒有漲粉太多,但收獲不少粉絲,李芳特意建了群,方便與這些“好心的網友”交流。12月25日,有粉絲發現,李芳與彭高峰同時直播后,在彭高峰直播間提議,促成彭高峰連麥李芳。兩人連麥時長不多,互動也有限。但那場直播,李芳收獲了1.1萬次總觀看,上不了推薦頁,卻是直播以來數據最好的一期。

            李芳與其他尋親家長,在 “蹭熱點”。 圖/九派新聞 李益文

            「1」方便面火腿騙走孩子

            和大多數丟失兒童的情形類似,李芳的孩子張洋洋也是在一個未曾察覺的瞬間丟失的。

            1994年,洋洋出生,家中經濟壓力陡增,在那個講究城市戶口的年代,農村出來的李芳,憑借著理發的手藝,在漯河市開了門店,站住了腳跟。洋洋由公婆家照看。分隔兩地的日子,李芳常將洋洋接到身邊暫住,以緩解思念。

            進入“相約”的1998年,李芳把洋洋接到了漯河市上幼兒園。早上送學校,晚上接回家,不耽誤生意,也可以照顧孩子,這是人們常見的做法,李芳也覺得很周到,但幾個月后便出了事。

            那年6月6日,農歷的5月12日,兒童節后的第一個星期天,李芳為一名女顧客剪頭的功夫,洋洋不見了。呼喊沿著街邊展開,直到下午,李芳才從對鋪老板那里得知了事情經過。

            一個20來歲的小年輕,趁著李芳忙碌之際,用對鋪買的方便面、火腿腸將孩子騙走。據李芳講述,對鋪老板目睹了過程,但以為是親戚,沒有在意。一同被抱走的還有對鋪老板的小孫女,不過女孩很快被放了回來。

            尋找從察覺丟失那一刻開始, 起初李芳認為孩子是被人藏起來了,“可能是想跟我們開個玩笑”。幾度尋找未果后,李芳撥通了110。居委會也在報警后加入了尋人隊伍。

            洋洋丟失后,李芳常責怪自己,“星期天,本就該帶孩子,但想著有房租,擱家閑著不如去開門,就帶著洋洋去了”,“現在老后悔了”。

            洋洋小時候的衣服,李芳保留至今。 受訪者供圖

            「2」圓胖臉,腦袋上三個旋

            孩子丟失的最初幾個月,家里沒有打罵,沒有喋喋不休的爭吵,連指責都是一種奢侈。白天出去找,晚上就直勾勾看著對方坐等天亮。到了第二天,又各自出去找孩子。

            李芳的丈夫在洋洋丟失那天,騎著摩托從外地趕回來,路上不慎摔了腿,最初幾日尋找的重擔全落在了李芳的頭上。

            沒有監控、目擊者也說不出所以,圓胖臉,腦袋上三個旋,成了找洋洋最重要的線索!耙姏]有見過我家洋洋,圓胖臉,腦袋上三個旋”,李芳總是騎著自行車好幾十里地的問。

            意識到孩子被拐,李芳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洋洋丟失沒多久,有親友支招,在漯河市三縣一區都能收到漯河電視臺,孩子在漯河丟失,到電視臺一打廣告準能行。李芳拼湊了2千元懸賞尋兒,李芳收到最多的,卻是騙子的電話。

            一條線索稱小孩在山西一福利院,趕去后發現不是洋洋,但對方以衣服上有洋洋名字為由,強硬要求將孩子帶走,并支付賞金!安艓滋,我連我家洋洋都認不出來嗎?”

            而有時,騙子甚至來自于親友。懸賞發出來后,有個平時見不著的親戚表示找到了孩子線索,但話里話外都暗示著錢,蹩腳的演技甚至只需要稍加打聽就能識破。錢雖沒有被騙,更多的時候是心累,“親戚都來騙我”。

            多方尋找未果之后,丈夫提出變賣家產,買輛貨車全國找孩子,這一提議李芳堅決不同意。孩子出事那天,丈夫騎車摔傷讓李芳留下了陰影。孩子已經丟了,開車本是個危險活,如果再出事,家就真的沒了。自此以后,兩人矛盾漸多。

            1999年,洋洋丟失一年后,兩人離婚,李芳未再婚、未再生子,獨自一人押上所有的找尋了23年。

            「3」一種難以言說的失望涌上心頭

            洋洋丟失后的第10天,5月22,孩子生日。李芳關了房門,大哭了一場。自那以后,每年的農歷5月22,李芳從不踏出房門。

            孩子在的時候,調皮,愛玩。每次帶著逛街,總是要為他買上一大堆東西?匆姎馇蛞I,看見糖葫蘆要買,看見做衣服的花布裳也要買,看見小雞苗也要買,那時剪頭2塊一個,1天賺的錢除去房租水電剩不下來多少,大多時候,洋洋買的玩意要5毛1塊。但李芳溺著孩子,往往都會順著孩子心意,買著給玩。

            也有不順心意的時候,洋洋就賴皮不走,在地上哭、鬧!胺勰劭蓯邸钡暮⒆舆@么一折騰,大多時候也就買了。那時洋洋光氣球就有一堆,放在店里時,常有新來的顧客問,“你這理發店還賣氣球?”

            洋洋丟失后,李芳每次上街就會想起洋洋,看到買糖人的小孩也覺得像,看到吹泡泡的也像,街上走著走著李芳就會嚎嚎大哭。再之后,李芳也就避開著走。

            認識其他尋親家長,是在為洋洋登報之后。漯河電視臺上的廣告沒有取得太大效果后,李芳便決定在當時河南省最暢銷的都市報登報尋子信息。

            1998年的都市報,方興未艾,李芳找熟人、拖關系,花費四五千刊登尋子信息。交了錢,就有人跟她保證明天一定刊登。

            第二天,李芳一大早就在報亭買了一份報紙閱讀,沒有找到洋洋信息,隨后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終于在報紙折縫內找到了豆腐塊大小的尋人啟事。

            一種難以言說的失望涌上心頭,就像一個自己視若珍寶的東西被他人隨意丟棄在角落一樣。更失望的是,就是折縫信息,也只刊登了一天。

            一天的刊登,沒能帶來太多關于洋洋的線索,但一對同樣是尋子的夫妻找到了李芳,自此李芳開始逐步接觸到的其他尋親家長,孫海洋、郭剛堂、彭高峰等一眾當今“尋子頂流”,都是當時所結識。

            李芳所說的難友,是指一起尋親的其他家長。因為相同的苦難,與一致的目標,加之早些年尋親路上過于艱辛甚至是威脅,尋親家長往往會相互幫扶,有些時候還會采取集體行動。時間長了,往往便熟絡起來,建立起“革命友誼”。

            肖超華與全國尋子車。 受訪者供圖

            「4」養父母索賠30萬,演變成一場打斗

            李芳總是使用著當時社會最潮流的方式尋親,因為,潮流意味著人多。QQ出現后,李芳成為尋親家長中較早一批申請QQ,并利用QQ群組織尋親。微博興起,李芳又忙不迭的申請賬號,尋親。

            2013年,曾一度是李芳心中最有希望找回洋洋的一年。

            這一年,國務院印發了《中國反對拐賣人口行動計劃(2013—2020年)》,這一年李芳來北京參加于建嶸、李月銀組織的六一尋子藝術畫展活動被央視、環球網等一眾主流媒體所報道,被拐兒童在社會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也是2013年,一干愛心人士資助了尋親團體一輛房車用于尋親、宣傳。房車司機由同樣是尋孩子的肖超華擔任,每年2次,每次數月、數名家長陪同著在開往國內各地尋子。這年的夏天,李芳加入了全國巡回尋親。

            肖超華李芳一行從北京一路開到福建,一路開一路找,白天宣發傳單,核實線索,晚上擠幾十塊一間的招待所。線索收到了不少, 也配合公安機關解救了幾名被拐的兒童,但所有的期望都破滅。那一趟,沒有家長找到自家的小孩。

            每次撲空后都會失落到想放棄,但一有半點動靜,就又會覺得孩子肯定在下一條線索里找回來。跟賭徒一樣,慢慢耗盡錢財、年華、生命、甚至是家庭。

            2017年,在經濟壓力下,肖超華停下了尋找了10年的腳步,離開了北京尋子之家,在江西老家附近的一模具廠找了份工作!斑有一個兒子沒成家,總要像個父親一次”,電話那頭,肖超華的聲音,疲憊又無奈的向記者表示,女兒已經成家了,等兒子成家之后,一定會再去外面找兒子肖曉松。

            同樣還是2013年,沛縣的張彩虹泣血認子后,卻被養父母劉廣玉索賠30萬。

            據相關報道,2010年9月,張彩虹就見到了孩子。但孩子隨即便被養父母劉廣玉、張永云轉到外地上學,因而失去聯系。2010年10月21日,她以兒子被拐為由報案,卻收到公安機關“已過追訴時效,不予立案”的告知。

            2013年9月25日,法院開庭審理此事,李芳與其他近百名各地趕來的尋親家屬在庭外高呼“買賣同罪”。庭審一直持續到晚上,劉廣玉出法院后,各路家長用橫幅將其車團團圍住,隨后,雙方爆發沖突,并演變成打斗,打斗最后被公安機關制止。

            盡管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但30萬終究是沒有出,家長們視為其對“買主囂張氣焰”的一次打擊。讓肖超華等人難以理解的是,在張彩虹事件中出過大力氣的孫海洋,曾如此痛恨買主,如今卻將孩子又送回山東。

            “他沒有考慮過其他沒有找回來(孩子)的家長”,肖超華認為,孫海洋有難處,但無論怎樣都不能將孩子送回買主。在電話里,肖超華短暫的祝福后,便就該事進行質問,最后也只留下來一句“孫海洋,你自己看著辦”。

            《刑法》第241條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在實際工作中,往往受限于孩子的感受以及訴訟時效等。

            尋親家長與養父母起沖突。 受訪者供圖

            「5」希望孩子被找到后,自己不會成為累贅

            與肖超華相比,離婚后的李芳,了然一身,似乎少了顧忌,但她的尋子路也始終被金錢困擾。

            2019年5月3日,桂宏正在警方的幫助下找到了被拐10年的兒子桂豪,隨后該案例成為了騰訊優圖跨年齡人臉識別技術的典型,得到了各大媒體的大肆報道。

            鮮有報道的是,找回孩子4月后,桂宏正將14歲的兒子又送回了近60歲的養父母家,而曾與桂宏正相熟的李芳還知道,這次送回極為不一樣,在買家的要求,兩方簽了協議,“對方(養父母)不讓反悔,想著合法!

            桂豪的母親向九派新聞證實了簽協議的說法,但協議具體內容,并未細說,談及至此,只是頻頻嘆氣。記者向其詢問,桂豪是否有發在微信上向父母發“我恨你”時,桂豪母親苦笑著回答,“現在他把我們微信都刪了,說也說不了!

            李芳與桂宏正相識于河南尋親大會。那是李芳與另一在鄭州的尋親家長發起組織的,每年大會的日子定在5月29日,一個極為講究的日子,隔一天就是六一兒童節。

            不在人家該高興的日子,去講悲傷的事情,效果差不說,還會引起反感。兒童節前一天,既能蹭上節日熱點,也能照顧他人情緒。這是李芳等尋親家長的考量。

            2018年的河南尋親大會,桂宏正從四川趕來鄭州參加,剛來得及將各種尋人傳單展開,家中便傳來父親去世的噩耗,桂宏正只得匆匆趕回。于是李芳等其他尋親家長接替他分發尋人啟事。

            花這么大力氣找回來的兒子不認自己,不少尋親家長認為雙方家庭的經濟差距是原因之一。一邊是在小縣城,為尋親掏空了家底,一邊是在經貿發達的城市。

            有時,現實就這么刺痛。更刺痛的是,比起將孩子送還養父母,更多的尋親家長沒得選。

            現在的李芳,在漯河有套像樣的房子,有一家計算機耗材店,創業過程被李芳一笑帶過,只是記者在感慨其不容易時,其會在一旁輕輕附和。

            李芳希望,洋洋被找到后,自己不會成為孩子累贅,能淡然說出,“洋洋,那邊條件不好,跟媽媽回家!

            九派新聞記者 李益文

            【來源:九派新聞】

            【刷新頁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上一篇:“女士優先車廂”內女子挨個嘲諷男乘客不讓座,地鐵回應:自愿原則 下一篇:21歲孕婦失聯20多天后遺體被發現 警方通報:排除他殺
             
               友情鏈接:遼寧省紀檢最高檢中央紀檢監察民主與法制網中國政府網遼寧省人民政大連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協會榮譽 | 會長致辭 | 協會簡介 | 機構設置及職責范圍 | 協會職能 | 聯系我們
            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3013779號-1
            郵件:2931180103@qq.com 電話:0411-85595991  地址:遼寧瓦房店市   技術支持:瓦房店匯杰網絡
            一级大毛片导航,黄色网址福利在线观看,午夜国产日韩三级欧美,国产射av在线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