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你好,歡迎光臨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網站  
            網站首頁關于我們新聞動態協會相關文件維權服務會員單位協會章程攝影作品資源下載留言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用戶名:
            密 碼:
               
            忘記密碼?點這里重設
                 新聞資訊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被拐女子楊妞花26年艱難回家路:父母傷心過度早逝,誓將人販子繩之以法
            來源:上游新聞 網易號 點擊數:471次 更新時間:2023/9/23 9:36:08

            “被告人余華英犯拐賣兒童罪,判處死刑……”9月19日,拿到一審判決書的第二天,貴州省織金縣官寨鄉,楊妞花跪在母親的墳前,泣不成聲。她努力將判決結果讀給媽媽聽,“終于有個交代了!

            1995年,年僅5歲的楊妞花被人販子余華英拐賣到河北邯鄲。26年后,她通過網絡成功找到親人。不幸的是,最愛的父母早已在她失蹤的幾年內先后撒手人寰,只剩下兩座長滿雜草的墳塋。

            她發誓一定要將人販子繩之以法,如今愿望初步達成;仡櫛煌底叩26年,楊妞花告訴上游新聞(報料郵箱:cnshangyou@163.com)記者,她不會去抱怨生活的不公,“我只會恨余華英,她不應該剝奪我父母的生命,剝奪我姐妹倆的人生!

            她想告訴爸爸媽媽,她回家了,也結婚了,“我跟老公靠著我們自己的努力,也像曾經的你們一樣,把好生活給了孩子。當年沒有機會能完成的事情,我們現在也在完成!

            魂牽夢縈的故鄉

            1990年農歷四月初五,楊妞花在貴州畢節織金縣官寨鄉出生。這是一處苗族村落,放眼望去,是綿延不絕的大山。

            ▲一審宣判結束后第二天,楊妞花跪在母親墳頭痛哭。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李文滔

            在楊妞花的記憶中,家鄉是一個陷在群山之中的苗寨,道路彎彎曲曲,“站到家里的豬圈上可以看到一個集市,還可以看到大山,山上有個山洞,山洞周圍長滿了植物……”

            在這里,楊妞花度過了快樂的5年。零碎的記憶中,父親總是笑盈盈的。有一次她穿著媽媽剛買的白色連衣裙,跟著鄰居家的小伙伴在土坡上玩滑板,“吧唧”一屁股坐在一坨便便上。父親沒有責備她,反而笑嘻嘻地將她拎小雞一樣拎回家。

            還有一次深夜,父親回來得很晚,用荷葉包著兩只雞腿,放在快要睡著的她和姐姐的嘴上,“迷迷糊糊中就聞到了雞腿的香味!备赣H少見的一次嚴厲,是她不小心摔落進水塘,父親心急地將她抱回家,一路上不停呼喚她,她醒來看到父親的眼神,“既嚴厲又擔心”。

            妞花最喜歡玩媽媽的頭發。那時的她還未斷奶,“媽媽穿著白色的衣服坐在家門口,拿著簸箕篩豆子。那時候沒人跟我玩,都上學去了,我一個人在媽媽旁邊轉來轉去,其實就是想吃奶!眿寢尵褪桥ゎ^對她笑著,告訴她不要吃,但她還是圍著母親轉。

            某次參加完鄰居的婚宴,她伏在父親的背上搖搖晃晃地回家,“我就記得我爸爸背著我,我一會兒睜睜眼,一會兒又睜睜眼,好像過了一座橋,最后回到了家。他在笑著跟我媽媽講我在婚禮上干的事情。我當時困得都睜不開眼了,還在那兒聽著他們在講我,然后我就睡著了!

            后來,父親帶著一家人去貴陽務工,在一個叫麥稈沖的地方,附近有菜市場和大馬路。父親在一家紙箱廠工作,母親則做一些力氣活、幫人扛東西。楊妞花記得姐姐還帶她去買過菜,街上有踩著高蹺、戴著銀飾的人在表演。

            進城務工的父母憑借勞動掙了些錢。印象中,母親還給她買了一件綠色高領的毛衣,想讓她試穿,結果領口太小頭鉆不進去。剛想睡下的妞花特別煩躁,一直反抗,結果媽媽一直在笑,“說是我的頭太大了!备赣H則給姐妹倆買了一雙溜冰鞋。

            然而,這段無憂無慮的幸福時光,隨著隔壁一家三口的搬進而逐漸消逝。男的叫龔顯良,女的叫余華英,兩人都是人販子。通過借碗和送水果,余華英和妞花父母逐漸熟絡,還經常帶著妞花姐妹出去逛街買吃食。

            1995年冬天的一個早晨,余華英等人趁著妞花父母出門的時候,以帶去買毛衣簽子的理由將妞花拐走,而姐姐桑英因為膽小沒有跟去。臨走時,妞花還不忘跟姐姐說,“你在家等著,我回來給你帶!

            殊不知,這一等,便是26年。

            謹小慎微的被拐生活

            楊妞花被余華英帶上了汽車,換了一套破爛的衣裳后又上了火車。直到火車開動的那一刻,她才開始感到害怕,叫嚷著要回去,卻被余華英一臉兇了回來,“再不聽話就把你從窗戶扔下去!

            火車開出大山、越過江河、穿過平原,最終在1800公里外的河北邯鄲停下。晨曦微露時分,楊妞花做了一個夢,夢中母親在山坡上呼喚她的名字,“媽媽帶著一堆人在山上喊妞花,妞花,后面再喊妞妞,妞妞!边@也讓她記住了自己的名字。

            ▲楊妞花回到貴陽市麥稈沖,也就是她小時候被拐的地方。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李文滔

            在“中間人”家住了10多天后,楊妞花以2500元的價格被賣給一戶人家,并取名叫李素燕。養父是聾啞人,奶奶70多歲。

            彼時的楊妞花,尚不知道自己被賣,還在心心念念地想要她的毛衣簽子,期望“大伯母”趕緊將她帶回家。在完全陌生的村莊,楊妞花聽不懂大人們說的是啥。鄰居想要拉著看看她,她都會往桌子底下鉆。

            這個家只有三間土坯房,有時還漏雨,養父一家生活非常艱苦!斑記得家里買了一口鐵鍋,第一次炒菜,還沒有完全洗干凈那種感覺,有一股生銹的味道!睏铈せɑ貞,此后她每次吃飯聞到鐵銹,都能回憶起那個晚上。

            頭幾年,妞花形容自己跟個小瘋子一樣,天天在村里面跑來跑去。過了半年以后,她結識了一堆新朋友,“都是沒媽的孩子,有媽的孩子不跟我一起玩!钡酵砩狭司突丶,“有時候奶奶走到哪兒(就把她)領到哪兒!

            等長大明白事理,楊妞花開始聽懂村里的一些流言蜚語——說她是買來當童養媳,也就是長大后要嫁給她的養父。這讓她感到害怕,此后夜里一聽到狗叫或者什么動靜都會驚醒。但成年后的楊妞花發現,其實養父并沒有這個心思。

            楊妞花上完小學六年級后就輟學了。幾年后,楊妞花開始外出打工。第一份工作去了一家做雪糕的小工廠;第二份工作是在超市里面搬貨。因為個子小,扛100斤的白糖扛不動,她特別害怕老板不要她,天天開著三輪車一樣拉貨。老板說她像兔子一樣靈活。無論到哪里工作,她一直跑在最前頭,“主要還是要面子,害怕別人看不起!

            但回到村莊,楊妞花還是不想回家,經常在大娘(嬸娘)屋里睡。這是一個好心腸的人,會幫妞花說話,還堅持讓妞花讀書。出門打工的中介費,也是她出的。

            支持尋親的婆家人

            2009年,楊妞花通過相親,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剛開始,她會擔心自己的出身會被嫌棄,做活也是小心翼翼,特別謹慎,“能多干活就多干活,能少說話就少說話,也不敢正眼看人!

            ▲小時候的楊妞花(被抱者)一家。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所幸,婆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楊妞花感到安心!坝袝r鄰居來叫我下地幫忙做活,我老公就會在家等著這個人來喊我。意思是我家的媳婦我都不舍得讓她去下地,看誰敢給我動一下!睏铈せɑ貞,包括公公婆婆還有嬸子叔叔都站在她一邊,這讓她感受到家的溫暖。

            2012年,楊妞花生下第一個兒子,懷孕期間她感受到作為父母的不易。她告訴記者,其實有意識到自己是被拐賣的。

            那時的楊妞花偶爾會胡思亂想,父母是不是后來又生了孩子,把自己忘了?甚至會想,自己會不會是被父母賣掉的?“但是我一想起爸爸媽媽對我非常好,就非常堅定地相信,他們沒把我賣掉。他們一定會找我!

            ▲楊妞花在做直播。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李文滔

            她忐忑地將身世、尋親想法告訴丈夫后,未曾想得到全家人的一致支持。于是,她買了一臺電腦通過網絡尋親,找志愿者組織幫忙、發布尋親信息;2013年,她又采血入DNA庫,但是一直毫無進展。

            2021年4月17日,已是3個孩子母親的楊妞花,在短視頻平臺上發尋親信息,還發了一張根據記憶畫的家鄉地圖。視頻里,她一遍一遍地呼喚著兒時記憶中的親人:“桑英,桑英;阿不代,阿不代(外婆)……”

            楊妞花的尋親信息得到了網友們的關注和轉發。2021年5月3日,貴州省織金縣一個楊姓苗族女孩看到了尋親視頻。她從小聽自家長輩說,有個堂姐在1995年走失了。楊妞花的尋親信息,各方面都和她堂姐很契合。

            女孩很快和楊妞花取得聯系。隨后,已經遠嫁江蘇南通的姐姐楊常英(桑英是楊妞花記憶中姐姐的名字)也和楊妞花進行了視頻連線。兩人一起對兒時的記憶以及家庭情況,一一進行了印證。當被拐經歷以及家人的姓名,都得到彼此的認可后,兩人確定:這就是她們彼此尋找了多年的親人。

            姐姐告訴楊妞花,當年她丟失后,父母一直在找她,先是在貴陽找了一個月;丶疫^年后,又繼續尋找,一直都沒有放棄。后來爸爸因悲傷過度,整日借酒澆愁,沒幾年就撒手人寰了。在父親離開的第二年,母親也精神恍惚離世。聽到這樣的消息,楊妞花不禁嚎啕大哭。

            在“寶貝回家”志愿者的幫助下,姐妹倆分別采集了血樣。僅五天時間,雙方的DNA就比對成功。2021年5月15日,姐妹倆分別從江蘇南通和河北邯鄲出發,回到位于貴州織金縣官寨鄉大寨村的老家團聚。

            人販子一審被判死刑

            被拐26年后終于找到了家,但父母已去世20多年,楊妞花做夢也想不到是這樣一個結局。她抱著姐姐泣不成聲,看到父母的墳墓更是悲從中來。

            ▲被告席上的余華英。圖片來源/網絡

            “父親的墳就一塊很小的土堆,上面就幾塊石頭!睏铈せü虻乖趬炃胺怕暣罂,“有一種沖動很想鉆進去,想了這么多年的爸爸就在下面!彼l誓,一定要將人販子繩之以法。

            2021年5月回貴州認親時,楊妞花就向貴陽警方講述了自己的遭遇。2022年1月,她又將相關材料寄給了警方。2022年6月5日,楊妞花正式到貴陽市公安局報案,請求追捕人販子余華英。

            楊妞花報案的第二天,貴陽警方將此事立為刑事案件偵查。不到一個月,貴陽警方就發現重要線索:一個名叫張蕓的女子,曾在2004年從云南拐賣兩個兒童到河北邯鄲時被抓,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經減刑后于2009年刑滿釋放。張蕓拐賣兒童的手法,與余華英拐賣楊妞花的手法一樣,且目的地均是邯鄲。警方調查后確認,張蕓就是余華英。

            “民警給了我十幾張照片辨認,我一下就把余華英認出來了。她是我最恨的人,她的樣子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睏铈せㄕf。

            2022年6月30日,余華英涉嫌拐賣兒童罪被公安機關抓獲。2023年6月,貴陽市檢察院依法對余華英提起公訴。9月18日,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楊妞花被拐案”,對被告人余華英以拐賣兒童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楊妞花和舅舅。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李文滔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余華英于1993年至1996年期間伙同龔某良(已故)為牟取非法利益,在貴州等地流竄,物色合適的孩童進行拐賣,得手后二人將被拐兒童帶至河北省邯鄲市,通過王某付(另處)、楊某蘭(另處)介紹,尋找收買人進行買賣,以此獲利,其間共拐賣兒童11名。法院認為,被告人余華英為牟取非法利益,多次拐賣兒童,其行為已構成拐賣兒童罪,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應予以嚴懲。

            宣判結束后,楊妞花在法院門口把判決結果念給了其他尋親父母,“我第一時間就想出來跟大家分享,我想讓所有尋親的家長都能看到希望!钡诙,她又趕回老家,將判決書燒給了九泉之下的父母。

            “當我拿著判決書的時候,我特別想對媽媽說:媽,我終于有臉跟你說話了。我回去過很多次,都沒有在墳前說些什么!9月19日,楊妞花在接受上游新聞記者采訪時說,“其實很想安安靜靜地坐在父母墳頭,在那兒待一天,好好給他們說一下,這么多年來我是怎么堅持找他們的。雖然遇上種種困難,但是我都沒有放棄!

            “我想告訴他們,當年雖然我跟著余華英走了,現在不止我回來了,我還把她(余華英)弄回來了。而且把她送進去,我要讓法律制裁她。我要讓全世界的人見證,壞人就不能干壞事,(干了)總有一天他們會得到懲罰,尤其是偷孩子!睏铈せㄕf。

            上游新聞記者 李文滔

            【刷新頁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上一篇:安徽黃山一老太被馬蜂蜇傷致死,家屬稱曾請求村里搗毀馬蜂窩未果 下一篇:業主花10多萬私自挖了個60平方米地下室,被依法拆除限期回埋
             
               友情鏈接:遼寧省紀檢最高檢中央紀檢監察民主與法制網中國政府網遼寧省人民政大連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協會榮譽 | 會長致辭 | 協會簡介 | 機構設置及職責范圍 | 協會職能 | 聯系我們
            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3013779號-1
            郵件:2931180103@qq.com 電話:0411-85595991  地址:遼寧瓦房店市   技術支持:瓦房店匯杰網絡
            一级大毛片导航,黄色网址福利在线观看,午夜国产日韩三级欧美,国产射av在线vip